笔下文学 > 人魔之路 > 第247章 返老还童

第247章 返老还童


  修士突破到化元期的时候,身躯会被天地灵气给改造一番。比如洗精伐髓、通脉炼体,就是在此期间进行的。
  返老还童术,必须借助天地间的力量,才能让自己恢复以往的青春。
  因此此术也只能在突破到化元期的时候修炼,其他任何时候都不行。如果错过了眼下的这个时机,那么就算是将来,北河恐怕都无法修炼此术了。
  好在在此之前,他就做足了准备,早已将返老还童术的口诀,给铭记于心,可以说滚瓜烂熟了。
  北河将身上的衣衫一褪,赤裸盘坐在地上。闭上了双眼后,立刻运转了返老还童术的法决。
  眼下的他刚刚突破到化元期,那股天地间的奇异之力,还徐绕在他的周围。随着他运转返老还童术,那股无形的力量便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涌来,没入了他的身躯。
  与此同时,北河立刻感受到了他枯朽的身躯,仿佛被注入了一股生机,在慢慢的焕发。
  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他体内的细胞,在不断分裂更新,一化二,二化四。
  在此过程中,他皮包骨头的身体,开始逐渐的充盈,佝偻的身躯,也在慢慢挺直。甚至连他的一头银发,也在一根根掉落。
  当然,这个过程极为缓慢,按照眼下的速度,恐怕要数日的时间,北河才能整个人焕然一新。
  当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北河极为兴奋,他彻底沉浸在了这种重返青春的过程中。
  一日后,就见北河佝偻的身躯,已经稍微挺直了起来,他的一头银白色长发全部掉落,变成了一个光头。皮肤逐渐紧绷,萎缩的肌肉再次充盈。口中的老旧的牙齿也尽数脱落,开始萌出了新牙。
  不止如此,他皮肤上的黑色老人斑,变成了一粒粒的死皮脱落,掉在地上。
  眼下的他,看起来恢复到了古稀之年。
  又过了一日的时间,北河长出了一头黑发,身上的老人斑也全部化作死皮,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他的身躯彻底挺直,皮肤之下的肌肉富有弹性跟力量。
  这时的他,已经恢复了到了四十余岁的模样。面容看起来刀削一般分明,给人一种硬朗的感觉。
  但是对此北河还不满意,感受到周围那种奇异的天地之力快要消失,他继续运转返老还童术。
  接下来,北河棱角锋芒的面容,开始向着青年男子的模样转变。略显魁梧的身躯,逐渐消瘦。
  直至一日过去,他周围的天地之地,彻底消失不见了踪影。而这时的他,变成了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男子。
  只见他一头黑发披散,洁白整齐的牙齿重新长了出来,皮肤白净,身形就像一颗挺拔的青松。
  北河睁开了双眼,铜镜中他的一双目光清澈,再也没有以往的浑浊。
  他呼啦一声站了起来,而后取出了一只葫芦,将塞子扒开之后,向着头顶一灌。
  “哗啦啦……”
  一股甘甜的清泉喷涌而下,将他皮肤表面附着的一些异物给冲洗得干干净净。
  随着北河身躯一震,他身上的水珠就被震散,整个人变得干爽。
  看着镜中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北河上下打量之际,眼中奇光闪烁。
  现在的他很年轻,跟当年摘了冷婉婉红丸的那一夜一样年轻。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只觉得呼吸顺畅,没有任何迟滞。他的心脏砰砰有力的跳动着,可以感受体内的鲜血,在血管中奔腾呼啸。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掌握一切的感觉。
  虽然容貌变得年轻了,但其实北河的实力,并没有增加一分。这些感觉,只是变得年轻才能体会的。
  思量间北河身形一动,只见他在洞府中游走起来,不时一拳一掌轰出,发出了呼呼的破风声。
  一套拳打下来后,他矗立在石室的正中,这时的他呼吸平稳,只觉得浑身前所未有的通泰。
  北河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俊逸的脸上挂起了一抹让人如浴春风的笑容。
  他很是期待冷婉婉看到他眼下的样子,会是个什么情形。
  “咔咔咔……”
  就在这时,从他体内突然传来而了一阵奇异的骨节爆鸣之声。
  而后周围的天地灵气,突然向着北河席卷而来,没入了他的身躯。
  “这是……”
  北河先是一惊,而后就露出了一抹喜色。
  突破到化元期之后,天地灵气将他的肉身给改造了一番,因此托天神功便触碰到了第四重瓶颈。之前他只是打了一套拳,就将瓶颈给捅破了,轻易突破到了第四重,这当真是意外之喜。
  第四重的托天神功,肉身之力便可硬撼化元中期修士了。
  一念及此,他双目一闭,驻足在原地疯狂的将周围的灵气给吸收。
  足足小半日的时间过去后,向着他汇聚而来的灵气才渐渐平息,北河吸了口气,睁开了双眼。
  这时他翻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套新的衣衫穿在了身上,而后又取出了一根红绳,将一头长发简单的系了起来,就这么披在了后背。
  做完这一切,他推开了石室的大门,来到了洞府的正室中。
  一道身着黑色长裙的倩影,似乎等待在此地多时了,在北河突破到化元期的这一个月中期间,张九娘一直都坐在石桌前。
  在北河推开石门之后,张九娘就向着他望了过来,只见她美眸中精光闪烁。
  “返老还童了……”此女喃喃道。
  说完后,她还在北河的身上扫视打量,就像是在看待某种新奇的事物一样。
  她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枯朽的老人,恢复青春之后,竟然是一个如此俊朗的青年。
  北河走上前来,看向此女拱手一礼:“这次弟子能够成功突破,还要多谢张长老提供的丹药跟阵法。”
  闻言张九娘没有回答,依然将他打量着,似乎还没有从那种新奇中回过神来。
  良久之后才听此女道:“那不知道你想如何谢我呢。”
  “将来若是长老有所需要,不说上刀山下火海,能做到的弟子绝对不推辞。”
  “是吗。”张九娘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我要你在下一次武王宫开启之后,带我踏入最深处的宫殿,不知道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说完之后,此女大有深意的看着他,静等北河的回答。
  虽然早已料到张九娘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当此女亲口说出来,北河还是有那么一刹那的慌乱。
  但是他何等老辣,下一息就心如止水,看向此女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张长老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本来妾身是不知道的,但是从药王哪里讨来通脉丹的丹方时,我还从他口中知道你踏入了修行之路的过程,那时候我便知道了。”张九娘道。
  “原来如此。”北河点了点头。
  此时又听张九娘道:“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嘛,当年连妾身的便宜都敢占。”
  话到此处,此女眼中露出了些许冷芒。
  北河叹了口气,欠下的总是会还的。如今他虽然突破到了化元期,但是在结丹期的此女面前,依然翻不起风浪。
  不过从张九娘识破他身份后,并未对他出手,反而还让他踏入梦罗殿,并助他突破到化元期,就能看出此女是不会因为当年那件事情,就迁怒于他的。
  想到此处,就听北河道:“当年弟子年轻气盛,而长老又是如此佳人,所以一时冲动。长老若是怒火未消,弟子甘愿受罚。”
  看着北河竟然如此淡然,张九娘有些意外,随即此女就撇了撇嘴,而后道:“之前妾身说条件如何,下一次武王宫开启,带我踏入最深处的宫殿。”
  闻言北河回过神来,看向此女道:“这一点弟子还做不到。”
  “为何?”
  “因为只有体内有真气存在的古武修士,才能不受武王宫禁制的压迫,踏入宫殿的深处。而长老乃是修士,体内只有浑厚的法力,因此是无法踏入深处的。”
  张九娘看着他,一时没有开口。
  而北河神色沉着冷静,不卑不亢。
  这时又听张九娘道:“武王宫最深处是不是有一座传送阵。”
  北河不由一惊,这一次倒是真的动容了,没想到此女竟然连其中有一座传送阵都知道。
  思量间他还是点了点头,“不错。”语罢他又道,“只是那阵法有一层结界在,以我古武修士的境界,还远远无法将那层结界给打开。”
  对此张九娘似乎没有怀疑,因为北河要是能够打开那层结界的话,当年说不定就直接离开了。于是此女高深莫测一笑,“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一把。”
  “嗯?”北河不解的看着此女。
  “我有办法让你的古武修士的境界继续突破。”又听此女道。
  “此话当真?”北河精神一震。
  “自然是真了,”张九娘道,“只是此事还急躁不得,得慢慢来。”
  “这……”北河有些迟疑,不知道此女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初让你跟姚灵二人,将我先祖的储物袋以及腰牌给拿出来,是因为妾身的先祖是梦罗殿天极堂的一位长老,而天机堂乃是专门负责梦罗殿阵法的机构,跟我不公山的天阵殿作用类似。妾身从先祖的遗物中,找到了梦罗殿一处地方的突破口,或许可以想办法从那突破口踏入其中。而助你武者境界大涨的东西,就在梦罗殿内。只要你武者的修为大涨,或许就可以打开罩住那传送阵的禁制了。”
  听完张九娘的话,北河一时间陷入了沉吟。梦罗殿中有助他武者修为突破的宝物,这倒是让他出乎意料。
  而张九娘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他打开武王宫的传送阵,通过那座传送阵离开眼下这一方修行大陆。
  “此事现在还言之过早,不用去想太多。”又听张九娘开口。
  说完后,此女站了起来,看向他道:“眼下既然你已经突破到化元期了,那么就先好好待在不公山吧。”
  闻言北河陷入了思量,张九娘没有对他用强留下他,也没有对他施展任何禁制。因为在此女看来,二人合作,乃是双赢的事情。
  一念及此,北河就点了点头,“好,那将来在不公山,就希望张长老多多照拂一二了。”
  “好说好说。”张九娘微笑道。
  说完后,她便离开了眼下的洞府。
  临走时,洞府的大门大打而开,似乎北河想走就走,想留就留。而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提收北河为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