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超级系统之家 > 壹佰玖拾肆 权柄

壹佰玖拾肆 权柄

????“王上,您看上的是谁的系统呢”高雯雯问道。
  
  ????“是……”肖恩刚准备开口,天性多疑的他忽然又改口道:“哈哈,小娜,你只需要帮我安顿好几位大公就行了,按照日程,明天有四个大公赶到,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王上!”高雯雯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了。
  
  ????等高雯雯离开了大殿,肖恩才将背着的双手放了下来,特别是他的右手,居然在不自觉地颤抖着。
  
  ????整个大殿,现在只有他一个孤家寡人。
  
  ????他故意向自己的养女透露想要攫取某位大公的系统,却又没有告诉她具体的计划,疑心病重固然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自从9个月前,他每隔几天,就会剧烈地心悸,他自己的系统提示他,他的心脏没有问题,身体也很健康,但那股心悸的感觉,却越来越频繁了。
  
  ????9个月前,大概就是阿苍确定无法再赋予别人系统的时刻。
  
  ????从那一天开始,肖恩发现自己除了心悸之外,掌控“真名”的【权柄】也在松动。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他偶尔会忘掉某个系统的真名,虽然很快就能重新记起来。
  
  ????是,在很早以前,系统就强化了他的身体,包括记忆力,但也没夸张到能够永远记得那成千上万个系统“真名”的程度。
  
  ????这就好比要一个高考状元记住本市所有市民的名字还要倒背如流一样,本来是不可能的。
  
  ????但因为有了【权柄】,就和外挂一样,那些系统的真名就像雕刻在他脑子里一样,曾经他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它们。
  
  ????因为这不是记忆力,这是金手指。
  
  ????自从建立王庭以来,八十多年过去了,这个“金手指”一直都很牢靠,他想要调取某个宿主的系统真名和资料,比呼吸都要简单。
  
  ????可就在9个月前,他开始偶尔出现“大脑空白”的情况,这让生性谨慎的他非常焦急,可无论他怎么研究,都无法了解真相。
  
  ????在一开始,他还怀疑过阿苍,他觉得是不是自己对阿苍压榨得太狠了,阿苍失去了赋予系统的能力,所以他这个【权柄】的力量也在同步地衰减。
  
  ????只可惜,阿苍自从住进了主神塔,永远都是那副傻乎乎的样子,肖恩又不能问得太明了,以防隔墙有耳,要是让别的系统宿主知道他的【权柄】松动了,估计乐子就大了。
  
  ????所以,这9个月来,他一方面派斐波娜去地球搞定地球宇宙的楔子,也就是赵贺,另一方面加快研究双系统的绑定的可行性。
  
  ????他要在自己的【权柄】完全失效前,让自己抢先成为最强的系统宿主,否则,就他自己那个辅助型的系统,别说大公了,来一群罗侯就能把他围殴致死。
  
  ????正因如此,他才火急火燎的,在实验还不能说百分百绝对万无一失的时候,就想要亲自匹配大公级别的系统了再犹豫不决,等【权柄】失效的那一天,所有的系统宿主必定有所察觉,到时候,他就凉凉了。
  
  ????可是,这个秘密,是不能对斐波娜(高雯雯)说的啊!
  
  ????即便对方是自己的养女,也不能说。
  
  ????别说了养女了,计算是亲身女儿,亲爹亲妈,也绝对不能透露一点点啊!
  
  ????他就像是一匹孤独的狼王,自己的弱点和伤口,只有在独自一人的时候,躲在四下无人的地方,自己舔舐。
  
  ????………………
  
  ????安禄大公下榻的会馆。
  
  ????自带的侍女服侍他沐浴更衣后,安禄大公缓缓走到了会馆的顶层。
  
  ????顶层的天台很宽阔,被改造成了一个露天的休闲区。
  
  ????此时,除了安禄大公和他的侍女,天台上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6番队队长,奥古斯汀。
  
  ????她的情人3番队队长巴泽尔,此时正在不远处维持结界,因为他们的会面,不能为外人所察觉。
  
  ????“叔叔。”奥古斯汀轻轻喊了一声。
  
  ????“嗯。”安禄大公点点头,肥大的屁股把沙发坐得咯吱作响:“准备得如何了?”
  
  ????“全部妥当了。”奥古斯汀恭敬地答道:“这王庭之中,本就有一小半的贵族是您的人,剩余的贵族,也多蒙您的恩惠,只要您速战速决,事后也不需要多大的工夫来安抚人心。”
  
  ????“嗯。”安禄大公闭上眼睛,身后的侍女尽心尽力地帮他按摩着肩膀。
  
  ????这侍女是安禄大公的禁脔,只有他自己可以看到这名侍女地容貌,别人哪怕是亲信心腹,或者像奥古斯汀这样的亲侄女,也不可以窥视。
  
  ????所以她一直戴着一张薄如蝉翼的白色面具。
  
  ????“比赛场次如何?”安禄大公问道。
  
  ????“叔叔放心,几个队长中,斐波娜已经答应不参赛,她的未婚夫,也就是2番队的前任队长已经死了,剩下的几个队长,大部分都是咱们的人。”奥古斯汀答道。
  
  ????“城守如何?”安禄大公又问道。
  
  ????“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北门的值守是8番队负责,8番队队长被肖恩做了实验,至今还没从主神塔中出来;而东南西三个城门,届时全由斐波娜一人负责,这也是她不参加比赛的交换条件。”奥古斯汀答道:“她的下属队员们训练不力,毫无士气,而且斐波娜本人的实力是我们队长当中最弱的。”
  
  ????“唉……她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你们年轻一代中,能比得上她的,实在是不多哟……”安禄大公眯着眼睛说道。
  
  ????“叔父,您是担心她是变数吗?”奥古斯汀闻言目光闪烁,说道:“那不如,在月底之前,咱们就把她……”
  
  ????“你啊……”安禄大公肥厚的眼皮抬起,有些失望地看了奥古斯汀一眼:“我让你准备那么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生性多疑的肖恩不会猜疑,你若是打草惊蛇,咱们准备多年的手段,可就付诸东流了!”
  
  ????“叔父教训得是。”奥古斯汀低下了头,只是语气还有些不服气。
  
  ????“去吧,按计划行事,不要出疏漏。”安禄大公语气放缓了一点:“另外,让人去把我的小可爱喂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