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谍海争渡 > 第六十四章 再无退路

第六十四章 再无退路


  跑!
  不停的奔跑,死死跟着井上宏一,不敢落下分毫。
  街边摊位被井上宏一掀翻,楚新蒲跟着从上面踏了过去,摊主破口大骂,行人分分侧目。
  军统的人,好似不要命一样,跟着从窗户口跳下来,快步追来。
  枪声大作,楚新蒲不敢回身,生怕一颗子弹,送自己归西。
  “你捏着炸药干什么,扔啊。”井上宏一扭头,对楚新蒲怒吼。
  扔?
  看了看手中的炸药,楚新蒲有些犹豫。
  “不想死就扔。”井上宏一脚下不停,大声喊道。
  楚新蒲回头一看,军统之人近在咫尺,枪口黑洞洞的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
  手中炸药,向着后面抛去。
  炸药被他故意扔到了一个摊位之下,炸药威力不大,从摊位之下爆炸,顶多会伤人,但绝对不会死人。
  可摊位被炸开,就会阻碍道路,反而是让军统的人,一时半会难以追上来。
  井上宏一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脚下跑的更快。
  两人拼了命的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井上宏一停下脚步,楚新蒲同样如此。
  两人气喘如牛,全都上气不接下气,井上宏一更甚,双手负责膝盖,胸腔的喘息声好似破旧的风箱一样。
  多年诊所生涯,井上宏一早就没了剧烈运动的习惯,这一番奔跑下来,早就到了极限。
  可求生欲,压榨着井上宏一的潜力,让他坚持到了如今。
  扶着膝盖微微喘息片刻,井上宏一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稍作休息。
  楚新蒲到底是年轻,虽说累的不行,却还能站着,不至于跌坐在地上。
  “又能多活一天。”井上宏一沙哑着嗓音,笑着说道。
  楚新蒲却没有理会,只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井上宏一抬眼一看,出言问道:“愣着干什么?”
  楚新蒲闻言,突然上前三步,蹲在地上,伸手抓着井上宏一的衣领,将他微微提起,按在墙壁之上。
  “你让我杀人了!”
  “杀了军统的人!”楚新蒲面容狰狞,有些癫狂,双手微微颤抖。
  “那又如何?”井上宏一脖子被勒的难受,声音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如何!”
  “你说如何,你说如何!”楚新蒲不停的摇晃自己的手臂,井上宏一的身体在墙壁上不停的撞击,让他呼吸困难。
  可井上宏一,还是咬着牙坚持开口说道:“今天你不杀人,人就杀人。”
  这一句话,好似晴天霹雳,楚新蒲撒开双手,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显得非常痛苦。
  井上宏一则是大口喘气,肆意呼吸,望着楚新蒲的眼神,闪过一丝痛快。
  他明白楚新蒲的痛苦,杀人的痛苦,和再也回不去的痛苦。
  杀了军统的人,你还想要回去?
  痴人说梦。
  但将楚新蒲变到这一步,井上宏一却有十足的快感。
  其实你说炸药真的炸死了军统的人吗?
  楚新蒲看不清,认为炸死了,井上宏一同样没看清。
  当时就顾着逃跑,谁会有功夫确认这件事情?
  但井上宏一认为,楚新蒲觉得自己炸死了,岂不是更好。
  “你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做什么,早知如此,你别跑了,在房间内等着被抓不好吗?”井上宏一气息稍稍平稳说道。
  “是你让我跑的。”
  “年轻人,腿在你身上,你不跑我还能背着你跑不成?”井上宏一耻笑的说道。
  楚新蒲有些羞愧,低着头不敢看他,确实在逃跑的过程中,井上宏一连回头都很少,是楚新蒲死死跟着他。
  看到楚新蒲不言语,井上宏一继续说道:“现在你还有机会,抓我回去,来啊?”
  井上宏一一边说话,手却默默的放进口袋,摸着冷冰冰的手术刀,严阵以待。
  他虽然认为,楚新蒲不会现如今抓他回去送死,但小心谨慎,还是让他做出了防备。
  果然如井上宏一所料,楚新蒲并没有动手,只是痛苦的喊道:“我杀了军统的人,我怎么回的去?”
  “所以,别想了,事已至此,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井上宏一松开了握着手术刀的手,轻声说道。
  今日遇险,危难重重,往后的日子,更加难过。
  井上宏一觉得有楚新蒲在身边,也算是个照应,且现在的楚新蒲,早就没了退路。
  “走,免得被军统追上来。”井上宏一休息的差不多,起身说道。
  “去哪里?”楚新蒲蹲在地上问道。
  “想办法活着。”井上宏一言罢迈步离开。
  楚新蒲在后面略做纠结,快步跟上。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井上宏一微微一笑,他知道这一刻其实就是楚新蒲的选择。
  当你做出选择,那么就会身不由己。
  现如今的楚新蒲,好似是没有了主心骨一般,默默跟在井上宏一身后。
  这也符合他的经历,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井上宏一有,所以想要依靠井上宏一活下去,人之常情。
  两人的关系,在这一刻,得到了微妙的缓和,因为楚新蒲处于弱势。
  但井上宏一也不敢真的将楚新蒲如何,毕竟把柄依然存在。
  井上宏一心里也烦躁,躲的好好的,被军统察觉,又要开始逃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钱两人身上有,吃喝倒是不愁。
  跑累了,也跑饿了,两人不敢去大馆子,只能在路边摊补充些体力。
  热气腾腾的面,两人三下五除二吃完,不够再来一碗。
  后借着夜色,继续前行。
  “我们到底去哪?”楚新蒲问道。
  “江边。”井上宏一说了一句,便不再开口,楚新蒲只能继续跟上。
  ……
  ……
  “队长,追丢了。”军统成员,低着头,站在白鹭洲身边。
  “追丢了?那还不快去找。”
  “是队长。”
  等到下面的人离开,白鹭洲站在窗边,轻声说道:“要活着见面。”
  军统真的追丢了,炸药阻碍了军统的追击,所以说现在,白鹭洲失去了和楚新蒲的联系。
  可能很长一段时间,白鹭洲都不会得到楚新蒲的消息,毕竟楚新蒲和井上宏一,要东躲西藏,因为军统的搜查,并没有停止。
  没有搜查,只会让井上宏一怀疑,所以搜查不会停下来。
  严密的搜查之下,楚新蒲不可能在井上宏一的眼皮子低下和白鹭洲见面。
  所以下一次见面究竟在什么时候,白鹭洲也不知晓。
  他只能默默期望,可以再见面,却心中没底。
  日军情报人员,经验丰富。
  楚新蒲,半路出家。
  一番对比,希望渺茫,可白鹭洲不后悔找上楚新蒲。
  他问心无愧!